枫花连三月

咕咕咕咕咕咕
是个咸鱼沙雕写手,如今是鸽子。
游戏截图爱好者。

我……真实怀疑我从一个写手变成了一个游戏截图党

咕咕


不是恶意战损(……)菜刀队没有奶(……)他真好看

这是什么单抽的欧洲早晨啊啊啊啊啊尖叫

不听不管,单抽出奇迹

【方思明x你】深夜酒馆之约

【方思明x你】
文笔渣,帅气(meili)属于思明兄,欧欧西属于我。

小学生作文了解一下【重音】

大概,可能少侠是女侠。性别不妨碍阅读。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可是总觉得烂尾了,可能会有续……

——
“既然是公子的贵客,不妨跟我来。”
跟着香小姐走进深夜酒馆,你不妨有些沮丧。

自上次中原一别,仿佛过了许久。你给方思明塞过数以千计的飞鸽传书,回来的都只有那只肥乎乎的信鸽。
——你懊恼的想,干脆把这鸽子炖了算了。
回来的只有碎纸片,大意无非是鸽子已经喂过了。而信都被蹂躏成了一摊碎纸片。

当然,今天你也毫不例外的给他写了信。大意就是自己希望能请他在金陵的深夜酒馆喝酒。你没有等到肥乎乎的鸽子回来,倒是先等到了香小姐。
深夜酒馆形形色色的人,总是带着匿名。他们或哭或笑,一杯杯喝着。不知道为何,你想起那次在中原和方思明喝酒。他醉的样子,令你心疼。
大家都伪装过了,你也不例外。你刚刚进去,就被人拉上了酒桌。刚刚扔下骰子,大门突然就被砸了开来。

——王大人来了!大家快跑啊!!
——我滴神啊,嗝,大人您别打我啊!我是良民啊!

王大人冲进来,对着桌子一刀就下去了。你下意识的往旁边退,进酒馆伪装时候,香小姐带走了你的惯用武器。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着你砍。

周围人惨叫连连,你正准备用不称手的武器与他一站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你的身前。
这道黑金色的背影,似乎很久不见了。
你想喊他,但是你想起来,在这个酒馆……谁都不认得谁,他救你也许只是因为突然来了兴致。或者他其实看上了这个素不相识的人!?
不不不,不可能不可能。你暗自否决自己,同时在方思明和王大人交战的时候,周围人刚打算舒一口气,却被方思明的一招直接拍上了墙壁。

——……这都什么事啊!
——万圣阁少主怎么跑这里来了,今天这酒还能不能喝了!

其实你就站在他俩交战的中心看着,可是偏偏你没有被伤到。你心里只忙着叽咕为什么方思明要来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并没有发现,他的每一招都是恰好避开你的。而对于王大人对你的攻击,他几乎都挡回去了。

不久,王大人果然不能敌的过方思明——他跑了。
说好的邪不胜正呢←什么!什么邪不胜正!方思明就是正义!!
你挤过一堆叽叽喳喳围着他的侠士们,费劲心思走到正坐在桌旁的他身边。
“方思明!”
“呵,好巧。”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极好看的,好像能令人沉醉。
可是也不是对你笑的吧……竟然对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笑了!!
……你一脸忧伤的坐在一堆叽叽喳喳想和方思明喝酒的侠士背后的那一桌,满脸写着:“我难受”
然后抄起桌上的酒壶就来了一口。
——女侠好酒量!
——女侠,要是为情所困,不如一醉解千愁!
说的好,我今天就要一醉解千……

“那时,她也是这样看着我喝酒。”
你背对着方思明,却听到这一句话不偏不倚的飘到了耳中。你猛然回头想对他喊,方思明!我在这啊!

“我知道她在这。”
“我是受她的邀来的。”
……
呜呜呜果然还是思明兄最好了
你默默混在人群中给他刷小宝石。
——
……好我烂尾了

那天,喜欢方思明的少侠们,感受到了情敌危机。
深夜酒馆,正好遇到方思明和王大人打架,方思明把王大人捶走了

亲爱的d小姐:
展信佳,
我们——用某个捏脸软件,
试图捏出你的脸。

捏出来点开是灰色的,小图宛若非洲难民。
勇敢的我毅然决定圈您,希望您还能看见
您真挚的 (假的)朋友
至上。
@∅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不远万里把风师兄推过来了!
结果就是被齐师兄追着打啊哈哈哈哈哈